摩旅西藏 - D13 一念之差,差点又被撂路上


2021年5月31日,多云。

昨晚在“G219日村服务区”睡了个好觉,暖暖的,很惬意——只是稍微有点儿牦牛的尿臭味儿,哈哈。早上起床后,服务区里有点热水器,暖暖地洗漱了一下(昨晚还享受了塑料袋热水泡脚,那感觉,完美!),接着用炉子煮碗面吃,美好的一天又上线了。

早上本计划继续向着下一站进发的, 跟开房车的夫妻聊天时,他们说回头过去大概七八十公里有个岔路,拐进去是一条小峡谷,很漂亮——俗话说:看景不如听景。也许是他俩描绘得太美了,也或许是我本身就贪恋美色——不,美景,竟然心血来潮决意回头去看看。

说走就走,告别了热情的房车夫妇,一个人向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。按照他们的描述和我的理解,果然,在原路返回近90公里后,过了小桥,在路旁看到一条岔路,骑车进去,果然景色不错,小河欢快地跳着、唱着,树木苍翠茂密,林静鸟鸣,吸引着我不断前行。

前行四五公里后,来到一处小关卡,横着一道铁链,铁链上挂着一张牌子:禁止通行。值守的只有一位大妈,问我干什么的。我说旅行的,随便逛逛,她说里面不能进去了,回去吧。我说我看路挺好的,进去看一下,一会儿就出来。大妈说进去不能生火,别走太远,早点出来,就把铁链落下了,让我进去。

谢过大妈,继续前行,越往里走,越是林木茂密,地面潮湿,原本的混凝土道路逐渐变窄,也逐渐破旧,出现裂缝和坑洼。

沿着河边渐渐变窄的道路继续前行五六公里吧,过了一座老旧的小桥,桥头又有一处小关卡,横着一道杆,挂着禁行标牌,旁边一个牌子,用中文和藏文标注着“停车检查”和“禁止通行”。值守的两个人像是被打扰一样出来问我:干什么的?谁让你进来的?这里不能进去了。

我回答我就是旅行的,听说里面景色不错,过来看看。

他们说里面不让进了,掉头吧。

我当然是心不甘了,软磨硬泡,说我跑了很远,进去转转一会就出来了。

两位大哥应该是看我黑黑的,不像什么坏人,孤身一人、瘦瘦小小的,谅你干不出什么坏事儿来,交代一声:往里面别走太远,里面是边境了,早点出来。抬杆放行了。

进去没多远混凝土路没了,只有土路,GSX撒欢的时候到了,一路40、50蹦跶着就进来了,慢慢的地面只剩车轮印,路边对着一堆一堆的柴火,只有一辆小卡车在路边停靠着,像是在装运柴火,两个壮汉——确实是壮汉,脸黑胡子长,眼睛放着光的那种,听到车子声音后,抬起头来看看我,一脸疑惑,估计猜不透我是来干什么的。我也警惕性地看着他俩,他俩手里拿着小刀,地上摊着一张小毯子,坐在地上吃着干肉,看来我是打扰他们了。随即讨好地向他们挥挥手,也不管他们回应了没,继续向前走。

再往前走,真的是只能通人不能通车了,停车后,沿着河边的小路两步一滑地向前走了几百米,因为路在河边,且在深山里,空气湿润,地面湿滑,如毯子一样的草甸踩着噗嗤噗嗤出水,滑溜溜的也不好走。估计再往前走真的是要到军事管理区了,不能再往前走了。掉头回来,我的小蓝还在,哈哈哈,多虑了。

骑车往回走,在刚才遇到两位壮汉的地方,看到一条岔路通往一边的山里,似乎路还宽一点儿,好奇心驱使着又一次向前。进到山里,方向感挺难把控的,感觉像是在转圈圈,一会的工夫,走到另一条河边,路也宽了些,前方出现了一条平整的混凝土路,看着像是近一两年才铺的,平整光滑,也有些湿滑,车子骑上去必须格外小心,不然会滑倒路边掉河里或是侧滑摔倒。

沿着河边道路继续前行五六公里,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,左边像是一个军事哨所,右边是一个小村庄,山坡下房屋稀稀拉拉地分布着,背朝着大山,面朝着小河,很漂亮!看着时间也到中午了,肚子也有点儿饿了,就骑到村子里找点儿吃的。村里有个小卖店,进去一看也没什么东西,货架上稀稀拉拉地摆放着一些商品,无非就是些方便面、饮料、日用品之类。让老板帮忙泡了碗泡面,垫垫肚子,围着炉子烤烤火,外边确实有点冷。

又没油了?!哈哈,淡定

出了山已经中午了,跟守卡的两位大哥和大妈打过招呼,一路欢快地回到主路,无意间低头发现:啊?!空格了?!这就尴尬了!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赶紧打开地图寻找最近的加油站:往林芝方向80+公里有加油站,可是往回越跑越远了;向前朗县方向也是120+公里有加油站。也就是说早上我出发时如果看一下油表,其实可以先去加油的,不过,如果这样,可能就不一定会回来了。

怎么办?!原地纠结了很久!重复定位、查看地图多次,事实确实如此!

两难境地,凭经验,空格最幸运的一次确实跑了近八十公里,可是那是在平缓的道路,现在在山区,肯定不可能,万一五十公里、六十公里丢路上怎么办?头大!疏忽了,大意了,啊……

遇事不要慌,冷静下来总有办法。看看地图,回想一下,往前走三十多公里经过昨天经过的卧龙镇啊,虽然镇上没有加油站,也有那么多车子,总归有办法吧,对,就这么定了,继续前行,到镇上再说。如此安慰自己后,心情舒缓了许多。一路提心吊胆地骑着车,偶尔看到漂亮的风景还是死性不改地停车拍照,欣赏。

毕竟风景这么好,不欣赏岂不浪费了?现状就是如此,心急也没用,放轻松,看看美景,心中的焦虑也没了,一会功夫到了卧龙镇,看到几个骑摩托车的藏民朋友停在路边聊天,上前打听他们去哪里加油,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说,他们都是在前边的小卖店加油的。小卖店可以加油?!

带着疑惑来到小卖店,直奔主题问老板娘有没有汽油,老板娘进到里屋,从里面拿出一个1.25L的那种饮料瓶:25块。我本想问下92还是95呢,想想算了,就是掺水也要了,只是这1.25L25块有点儿贵啊!善解人意的老板娘肯定地说:他们加油也是这个价,其他地方也没有了,我这里也不多。

哦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啊。哈哈,好吧,一瓶加上,安心地向着加油站进发吧。

哼着小曲儿继续上路。

虽然没让小蓝吃饱,但是撑到几十公里外的加油站还是绰绰有余了。

下午三点左右,路遇一个小镇,现在翻翻地图,大概位置或许是“洞嘎镇”。那天适逢赶集日,路上很多人,熙熙攘攘的,还挺热闹的。看到路上一个藏餐馆——牧人藏餐馆,人挺多的,就好奇地停车进去看看。店里暖暖的,应该是生着火炉吧。墙上挂着一些织锦和牛头等装饰,店内也就十张餐桌吧,人倒是挺多的,欢歌笑语一阵阵的,有人喝酒、有人喝茶、有人说笑、有人打牌,气氛不错啊——当然,气味也挺复杂的,哈哈。

我走进来,没有打招呼,倒是引起了店内食客的关注,看得我挺不好意思的,显然有些不合群。自己走到柜台前跟柜台后忙碌的姑娘打招呼,他才抬起头来问我要吃什么?我问有什么吃的,她说有饺子、藏面。想想饺子有点奇怪啊,藏民会包饺子?——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个人觉得意外。所以点了碗藏面,尝尝。

找个空位坐下,旁边有说有笑的藏族姑娘时不时瞄一瞄我这个奇怪的外来客。点头微笑是我仅有的表示了,哈哈。餐桌和餐椅的模样有点类似我们家里的茶几和沙发,垫着民族纹饰的桌布和垫子,倒也蛮好看的。不多时,一碗面端上来,细细的面条看着白白的,会不会有点儿夹生?顶上堆了点儿青椒肉末,没什么特别吗。尝尝味道,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,也就是一碗普通的面条。

吃饱喝足后,悠哉悠哉顺利抵达加油站!毫无疑问的,还是停在加油站旁边的角落去,登记身份证后,卑微地拿着铁桶乞讨性地去找加油员加满一桶,提过来自己加上,再过去麻烦人家再加一桶,两桶加满,闪人。

路过朗县、一路美景

吃饱喝足的我和小蓝,心情愉悦,一路欢歌,身边的风景也一样美好。五六点时经过一处“千年核桃园”,大门口停着几辆房车,正在准备晚饭,打过招呼,进去逛逛。哦,果然是好多千年的核桃树,数量2100岁!乖乖,人类渺小无法比较啊!园内好多大如蒲盖的核桃树,倒扣下来,枝桠粗壮垂至地面,枝叶繁茂,似乎一点儿也不显老。旁边的油菜花黄灿灿地开成一片,与树后面光秃秃的山峦形成对比,别有一番意境。

园子不大,一个人逛逛也就出来了,本打算去厕所排空下,一看厕所锁门了。回来后,房车的旅友们惊讶厕所锁门了,说刚刚还没锁的。本想着要不今晚也在这里过夜的,但一看没有厕所,算了,反正天还没黑,继续前行吧。

继续前行,风景更加美好,长河大滩、苍山巍巍,看得人心怀激荡,不禁想感叹一番,哈哈,无奈,词穷,才尽,只能:哇~哇~

来碗鸡汤——多读书!

夜宿山南加查县,台球桌上天地宽

跑着跑着,天色渐晚,藏区的黑夜是九点后来临的,随着夜色降临,山里穿行的我逐渐感觉到有些寒意,看来是不能在天黑前下山了,前路不明不冒进,走到加查县一个小乡镇——现在回想下或许是“仲达镇”吧,看看广场边上大楼下有个走廊,旁边有超市有藏式茶馆,嗯,可以了,今晚就这里了。

逛去超市里看看,听口音老板是西北人,一问是甘肃的,倍感亲切了。超市里发现还有我们老家的果啤——汉斯小木屋,意外啊!看到了拉萨啤酒,今晚来一瓶,配着干粮下酒,今晚的晚餐就这样了。

正在喝着啤酒查看环境的时候,一个大哥走过来,聊了几句后,听说我打算在这里过夜,硬是劝我:不要睡在地上, 晚上太冷,你就睡在这个台球桌上,这是我的。

还帮我把行李搬上去,哈哈,拗不过,那就不再推脱了。然后就有了下图的一幕:台球桌上搭帐篷——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。

吃饱喝足,钻进睡袋,美好的一天结束了,明天见。

感谢热情的藏族同胞。



相关文章阅读



返回到首页